李德平在給妻子喂飯。肖丁勤 攝
  天晴時候,李德平會將妻子抱出房間在家門口曬太陽。肖丁勤 攝
  年青時候的翠翠。
  縣婦聯與縣義工協會在看望慰問李德平。肖丁勤 攝
  汀坪鄉黨委政府對李德平一家十分關心。肖丁勤 攝
  紅網城步站1月9日訊(分站記者 肖丁勤 通訊員 劉長愛)妻子癱瘓15年,只有眼球能轉動,全身身體畸形、肌肉萎縮、關節僵硬,體重不到25公斤,一天不喂藥就會自然死亡;丈夫高大帥氣,每天伺藥喂飯,悉心照料,每小時為她翻次身,兩小時為她端次尿,四小時喂一次藥,用博大的愛心與堅毅的信念延續著妻子脆弱的生命。
  這是丈夫李德平每天生活的全部,也是他15年如一日的生活模式。15年的不離不棄、無怨無悔,好男人李德平的故事在湘桂邊界上廣為流傳。
  “做人要有良心,夫妻有難就要相互幫扶。我是她今世唯一的依靠,雖然我們之間只有不到兩年的幸福時光,我也要盡我一輩子的責任去照顧她。”1月7日,城步苗族自治縣汀坪鄉蓬洞村,李德平目光堅定地說。
  兩年幸福時光,成為他永久的記憶珍藏
  蓬洞村是位於湘桂邊境線上的秀美山村,1973年12月李德平出生在這裡。高考落榜後學過半年裁縫之後,他就踏上打工之路。“李德平是班上的活躍分子,多才多藝,籃球打得好,歌也唱得好。有一次學校文藝匯演,他唱的《天不颳風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陽》和《黃土高坡》兩首歌還獲了獎。”他的高中同學無不這樣評價。
  1997年,李德平在廣西桂林服裝廠打工時,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鐘名翠,兩個人年青人一見鐘情。鐘名翠是桂林市陽朔人,是家裡眾多兄弟中的唯一女孩。“那時候的她天真活潑、漂亮大方,對他這個異鄉青年特別關照。”說起當初的戀情,李德平酸楚不已。“她的家人堅決反對她嫁到湖南來,由於她的執拗,她父母親才不得已屈從女兒的決定。”妻子選擇從陽朔來到城步這個落後山村,讓李德平感恩至今。
  婚後兩年的幸福生活,是李德平一輩子的記憶珍藏。李德平是家中長子,家庭負擔較重,妻子與他一起贍養老人,照顧弟妹,分擔家務,日子過得清苦卻也甜蜜。“妻子結婚之初就立誓,趁著年輕苦幾年累幾年,賺錢回來修新屋。”緬懷美好時光成了李德平的精神支柱,保存至今的五張照片也將妻子的美好青春永遠定格,“看一看照片,想一想過去,一天時間也就過去了。”
  “時間過得真快啊,一轉眼就四十多歲了,我的青春也沒有了。”這是一天的採訪中,李德平說的最多的一句話。“時間都去哪了,還沒好好感受年輕就老了”,這是2014年最流行的一句話,人到中年的李德平對這句話的感悟卻是切膚之痛,那曾經短暫的青春和愛情早已離他而去,那段美好時光早已成為塵封的往事。
  十五年悉心呵護,無邊大愛感動苗鄉
  他與妻子的房間依舊還保留著結婚時的模樣,床與木櫃都是當年做的,木器錶面的油漆早已褪色斑駁。陽光透過小窗照進來,給昏暗的房間增添了一絲生氣。15年的病痛折磨和足不出戶,讓鐘名翠早已面癱的臉部變得慘白瘮人。天氣晴好的時候,李德平會將她抱出房間在門口曬太陽,以補充鈣質。
  “鐘名翠這種病能拖到現在,簡直是個奇跡!李德平這麼好的男人真是世上少有!”方圓數十里的村民無不這樣說。
  2000年上半年,鐘名翠左手筋骨疼痛,手指和下頜時常發顫,全身開始乏力。鄉村醫生都認為是風濕病癥,無非是開些止痛西藥和中草藥。為減輕經濟負擔,李德平學會了自尋草藥,“那幾年採的草藥堆起來有一個房間咯多,買的西藥少說有十籮筐,可是癥狀並沒因此緩解,反而越來越重。”
  為找到真正病因,2002年李德平背著妻子來到專治疑難雜症的桂林南溪山醫院,該院疑是“帕金森”,但又不敢確診,“因為太年輕了,才20多歲,不可能是這種病”。隨後廣西一八一部隊醫院、桂林醫學院附屬醫院也進行了診治,檢查結果大同小異,還是不能確診出病因。此時的妻子身子已越來消瘦,關節越來越僵硬,手腳呈攣縮畸形,臉部面癱,舌肌功能喪失,下頜稍用力就會脫臼。看著妻子境遇,李德平心急如焚,卻又無能為力。抱著最後一絲希望,李德平背著妻子來到長沙中南大學湘雅醫院,才確診為“帕金森綜合症”和“卵巢功能早衰”,但醫院表示無法治愈該病,患者只能靠吃藥維持基本體能。
  15年求醫路,讓李德平備嘗辛酸。講到心酸處,這位大山漢子數度哽咽。2006年,李德平背著妻子輾轉來到縣城醫院看病,遭到醫院拒收,飯店拒絕患者進店吃飯,旅店拒絕住宿,“要不是那晚在街上遇見在城裡租房的堂姐,我們夫妻倆真的要流落街頭了。”
  醫院無策,出門不便,李德平從此將妻子安放家中,按湘雅醫院醫囑進行服侍照料。
  不拋棄不放棄,好男人有顆金子般的心
  久病床前有賢夫。由於鐘名翠下頜脫臼、舌肌萎縮,導致語言功能喪失,李德平與妻子已有8年沒有任何語言交流,夫妻間唯一相通的就是對方眼神。長期生活在無聲世界里,讓李德平也變得沉默寡言。每小時為她翻次身,兩小時為她端次尿,四小時喂一次藥,這些日復一日的服侍,在他看來,更多的是一種責任。
  “每天最難的是喂飯,每次要喂一個小時”,李德平說。由於妻子舌肌萎縮,食物無法咀嚼,只有全身劇烈顫抖,才能將食物吞咽下去。因此每次喂飯,常弄得湯水灑滿上半身。妻子大小便失禁,雖兩小時端尿一次,也還是經常屎尿在身,每此他就馬上給妻子洗澡換衣。除此外,夏天每兩天給妻子洗次澡,這也是李德平必做的功課。
  “翠翠,你什麼時候能好起來啊!”這是他經常在妻子面前說得的一句話。妻子無言,轉動的眼球向他表示,“我拖累你太久了,你放棄我吧,我不會怪你的!”李德平堅定的眼神告訴她,“我不會放棄你,更不會拋棄你。”
  為了他心中的“翠翠”,15年的堅守,讓李德平不能外出賺錢養家,只能在家種著三畝薄田,在經濟上陷入困境。這麼些年,他唯獨去過縣城,為的是一月給妻子買一次藥。買一次藥要700元左右,買多了就會影響其他生活開支。村民有心想幫他,喊李德平做些小工,也同意他每兩小時回家看妻子一次。他做了幾天,感到愧對村民,就執意不做了。但他家的窘境,全村人都看在眼裡,每當村裡辦紅白喜事,必給他家端幾碗菜;還有一些村民隔三差五給他家稱些肉。李德平打心裡感激全村人對他家的關愛,總是尋找各種機會回報村民。村民修房,他積極幫工;村裡建設,他踴躍參加。他經常給缺勞力戶送去乾柴。去年,他種了一畝田的西瓜,他給大部分村民家裡悄悄送去了西瓜。
  “德平過得太苦了,趁著還年輕再找一個女人吧!再說德平也對得住翠翠了。”村裡人無不這樣勸說。去年村裡有個年輕寡婦看中李德平那顆金子般的心,有心嫁給他,並且願意再生養一個孩子。他卻回絕了別人,“我娶了別人,翠翠就會照管不到了,我不忍心放棄她。”
  結束好人李德平的採訪,我們內心無比沉重,既希望社會相關部門能解救這個苦難深重的家庭,更希望李德平好人有好報。  (原標題:感動苗鄉的好男人 15載不離不棄照顧植物人妻子)
創作者介紹

珠海

go25goet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